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被哥们玩腻了的女神

被哥们玩腻了的女神
在林白成为我的敌人之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来自同一个村子,住在同一个宿舍,也有着相同的爱好,我们时常彻夜长谈,互相引为知己。

但是有一点他与我不同,他拥有女人喜欢的身材和脸蛋,衣着打扮也非常时髦。尽管他的父母在村子里起早摸黑,月收入只有几百块钱,但林白总是穿着一身名牌服装,光是一双耐克鞋就价值七百元。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星期前,林白趾高气昂地拿出了一张漂亮的信纸向我炫耀,我看过之后,眼前竟是突然一黑,差点晕倒过去,整个身体里似是灌满了铅,无比沉重,毫无气力。

那是孙甜甜向林白求爱的情书。我问林白如何打算时,虽然极力控制,但声音依旧是颤抖的。
林白笑着说孙甜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我对孙甜甜的暗恋,所以他会拒绝她。最后,林白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加油!」后来,出乎我的意料,林白竟然和孙甜甜确立了恋人的关系,两人出双入对,异常甜蜜。孙甜甜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螓首时常紧紧靠在林白的肩旁,丝毫不理会别人异样的眼光。

每当这个时候,林白总是骄傲而轻蔑的看向我,我这才知道他对我的恨意究竟有多深,他竟是在报复我。

更加过分的是,林白竟然将孙甜甜带到了我们的宿舍。

那天夜晚,也不知他是如何瞒过了楼管阿姨的眼睛,总之他是挽着孙甜甜的小手,大摇大摆地的走了进来,然后锁上了门。

当时我刚刚洗漱完毕,惊讶得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如梦似幻。

林白从我的床上抽下一只白色内裤,在孙甜甜面前晃了一晃说,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董妍卿的内裤。

孙甜甜掩嘴咯咯直笑,白玉似的脸蛋儿上升起了一丝可爱的红晕。

我的脸立时涨得通红,冲他吼道,你胡说。

林白冷笑着将内裤扔回原处,揽住孙甜甜的纤腰,柔声道:「甜甜,你不介意我们在这里亲热对吧?」

孙甜甜羞涩的缩在他的怀里,颤声笑道:「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

我的大脑仿佛遭受了一记重锤,轰鸣声震耳欲聋,接下来两人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别的男人肏,这也许是我今生最大的耻辱。我的心止不住的颤抖,仿佛随时都会碎掉。然而,我的内心深处竟也隐隐有一些期待,因为这样一来我就有了机会能够见识孙甜甜的肉体。

不知何时,两人已然拥吻在一起。我将头埋在被窝里,想从这个世界中逃离出来,但是下体却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硬如钢铁。

我一只手不由自主伸进了裤裆揉捏起来,另一只手却悄悄揭开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清晰的看到搂抱在一处的男女。

林白已经一丝不挂,他身材修长,健硕有力,肌肉棱角分明,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而他怀中的孙甜甜也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一对白腻腻的玉乳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两人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难道是充满力量的小麦色,女的是甜美的乳白色,不得不说,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接受,两人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我吞下一口唾沫,感觉身体所有的气力都聚集于脑部,然后飞速地膨胀,搅乱了所有的意识。在昏胀大脑的驱使下,裤裆里的手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蹂躏着自己的肉棒。

林白仿佛听到了身后的声响,回头邪笑道:「甜甜,他在打飞机呢?」孙甜甜双手拍打着他的肩膀,羞涩地道:「你好坏啊。」

林白立即叼住了她的樱桃小嘴,舌头灵敏的探入,用力吮吸起来,发出的声响在夜晚的寝室里格外清晰。

林白左手剥下孙甜甜的内裤,炫耀道:「张森,这条内裤值两百块么?」

「啊,这个很脏的。」孙甜甜伸手去勾林白手中的内裤,林白却将它高高的举起来,仿佛在炫耀自己的一件战利品。

「值!」我颤抖着说了出来,声音非常微弱。

我期待着林白将内裤丢到我的床上,然而他却是哈哈大笑,将内裤丢到了身边。

我心中甚是失落,但欲火却更甚方才。

只见林白分开孙甜甜修长而饱满的双腿,硕大的肉棒刺入了黑森林深处的肉色峡谷中,他熟练地耸动着腰部。只见他的肉棒一进一出,渐渐湿润,紫红色的鬼头上沾染着甜甜的体液。

我恨极,怒极,于此同时自家肉棒也是硬道了极点。

孙甜甜的胴体终究是美丽的,完美的S型曲线,无论乳房还是屁股,虽然并不肥大,但看起来白嫩酥软,肉颠颠的充满了活力。她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更是充满了柔情蜜意。高高的鼻梁如玉雕琢,上面挂着一滴晶莹的汗珠,樱桃小口更是美得诱人,正被林白温柔的噙住,舌头搅动,如同雨打娇花。

甜甜的双腿被压在胸前,浑圆的屁股向上撑起。我双目贪婪地攫取她的曲线所带来的冲击,同时又极度矛盾的看到了甜甜股间飞速抽插的大肉棒。

目光触到林白肉棒的时候,我的心咯噔一下,这是怎样的一条肉棒啊,无论粗细还是长度,竟然都是我的两倍。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裤裆,生怕自己肉棒会窜出来被甜甜看到,虽然从始至终她从未看过我一眼。

林白的动作越来越纯熟,没有丝毫凝滞,肉棒连续不断地冲击着甜甜圆润的臀部,甜甜随着他冲击的节奏轻声呻吟,美眸迷离。

林白的肉棒在我心爱的女人的蜜穴里狠狠地抽插了数百下,飞溅的淫水打湿了原本茂密的黑色的草丛,于是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甜甜的两片阴唇紧密地贴合着林白的肉棒,温柔缱绻,轻轻地蠕动,虽然肉棒暴力的挞伐,每一次都大力插入深入,但那蜜穴始终紧紧地将它含住,仿佛在吮吸,在吸纳。甜甜承受着刚硬的征服,用温柔和柔韧将林白紧紧的缠绕。

「张森,你想要甜甜的内裤么?」

「要,多少钱我都要。」我感觉自己已经被一股情欲所控制,因为我爱眼前的甜甜爱的疯狂,尽管她正在被别的男人肏,却也无法剪灭我的丝毫热情。

我多么希望在她的檀口中搅动的是我的舌头,多么希望抚摸着她如缎肌肤的是我的双手,多么希望在她阴道中飞速抽插的是我的鸡巴。然而她柔美纤弱的身子却实打实地被林白健硕的身子压住,他跨骑于孙甜甜身上,辛勤的耕耘那片日渐肥沃泥泞的田地。

林白抱住甜甜的双股,一翻身坐在了床上,于是孙甜甜便骑在了他的身上。

林白牢牢抱住甜甜肥美的臀部,腰部猛烈耸动,将一根大肉棒舞地风生水起,有节奏地搅动抽插。

「小白,你好棒啊……啊……你的肉棒太厉害了呢。」甜甜的声音失去了控制,然而依旧清脆温柔,煞是动听。

林白选择的新姿势似乎是为了能够让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两人的交合之处。淫液从甜甜的蜜穴中潺潺流出,顺着林白筋肉虬结的肉茎流到了两颗睾丸上,然后滴到了床铺之上。

那是从甜甜体内流出的液体,必定沾染着她的温度,她的气息,那一定是最美丽最神圣的液体,纵使它必定裹挟着腥臊的淫荡的气味,但我还是极度渴望能够接受它的滋润。那可是甜甜的淫液啊,我产生了想要舔吮的冲动。

然而此时甜甜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却尽数流到了一个肮脏男人的生殖器上,我咕咚着喉咙,将目光上移。于是我看到了甜甜随着林白鸡巴的抽插而微张微合的屁眼儿,也就是她的肛门。

此时此刻,在我的心目中,甜甜的屁眼儿已经是她最圣洁的地方,因为除此之外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被林白所亵渎。

「四百块!」林白举起了甜甜的内裤,向我挥手。

我努力屏住气息,从钱包中掏出仅剩的四张钞票,丢到了床下。林白哈哈大笑,将内裤扔了过来。无独有偶,甜甜的内裤恰好落到了我的脸上。

「甜甜,我终于能够与你亲密接触了。」我兴奋地嗅着甜甜的内裤,仿佛将头埋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右手情不自禁地开始撸动龟头,一吸一呼之间,一股快意如电流般遍布整个身体,我粗喘气息,抖动着身体射出了精液。

而林白,依旧在肏着我爱的甜甜。那一刹那,我对自己说,两人只是身体的接触而已,甜甜依旧是最纯洁最美丽的女孩儿,我依然爱你,我会用我的爱感动你,让你心甘情愿地投入我的怀抱,我会用我的全部生命去爱你,不管你被谁肏过。

林白的肉棒忽然更加剧烈的钻刺,仿佛一只电钻,双手紧紧搂住了甜甜的柳腰。

他快活地呻吟,她也快活地呻吟,两具身体纠缠起来,浓稠的精液灌入了甜甜的蜜穴,然后又流了出来……